跟五歲小孩聊難民潮

跟五歲小孩聊難民潮
1 October, 2015 陳凌軒

敍利亞那位紅衣小孩伏在海灘的照片洗板那晚,輾轉難眠。其實九萬八千里遠,也弄不懂為何會如此上心。可能,他的睡姿與衣著打扮實在跟細佬太似了。心,特別的緊。
那一夜,醒了又醒。好不容易睡著了,卻被睡在旁邊的女兒吵醒。做惡夢的她,一直大喊:「唔好呀,唔好呀!」然後就是哭。傷心欲絶的哭。如何安慰都無補於事。索性亮了燈,把她叫聲,跟她好好聊那個夢。
她邊哭邊說,因為心情太激動,說得斷斷續續,我要一些時間,才理得出整個夢:
「從我們家去外公外婆家,是大海,要用游水的方式去。
我在他們家玩完,要回家了,就跟爸爸一起游回來。其實都快到岸了,我卻覺得很累,沒有力氣,游不到了,要沉下去了…..然後,就醒了。」

我整個人也醒了。
那照片,那故事、那新聞,因為太複雜太凄慘了,所以沒有跟她說。
她怎麼會夢到跟這新聞如此貼近的畫面?
是我腦子裡轉著的畫面與思緒過重,溢出我的思緒,流入房間空氣,展轉爬入她的夢鄉嗎?
可以這樣的嗎?
不可思議。

後來,聽說,幼稚園跟孩子談敍利亞內戰。(真不知道學校怎麼跟他們說,我自已也感到一知半解。)
好奇想知道五歲的她聽懂了什麼。
她說,就是有地方在打仗,小朋友吃不飽,不能上學,也不能玩。所以爸爸媽媽就抱著小孩坐船去別的地方住。
原來是這樣啊。
眼珠子一轉,她說:「為什麼他們不來香港?」
「因為香港的人已經很多,這邊也不夠地方住。」
「可以來我們家住啊。我和細佬跟你和爸爸一起睡一個房間,那我們就空出兩個小房間,可以接兩個人來住。」
跟教宗要求每個歐洲教會接納一個難民家庭是同一個理念嘛。
她樂於分享的性格,算挺結實,不用再為此讚美支持。於是我多行一步:「平日你不讓弟弟玩的玩具,都藏在房間內。要是房間住了人,那些玩具怎麼辦?」
跟她說社會資源,難以明白。貼身的利益卻有切膚之痛。
這一下,她語塞。
見她臉上掙扎,我不忍再追。
幾分鐘後,她篤定的說:「他們可能沒有玩具,我可以分他們玩。」
看進眼睛,知道這是她深思熟慮衝量過後的決定。不是隨便說說的。要是真有兩個難民住進來,而又深得她心(深得她心很重要,她只對喜歡的人好。而只要是她喜歡的人,她赴湯蹈火在所不辭),我知道她會慷慨割愛。
撫心自問,我會不會?
大概不會。我比她自私。
縱然我比她自私,我沒有說:「要是真來到,看看會如何。」我也沒用任何方式打擊她。
我不夠大愛,不需要拉她陪我不夠好。五歲的純真與慷慨,值得被守護與尊重。
如果可以,我願意盡力支持她,活出未有發揮的美德。
都2015年了。地球,都這麼老了。地球自已就岌岌可危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眼光還放在種族似乎太短淺。原來,我想要支持孩子,以地球村的身份去愛世界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