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一塊餅乾

最後一塊餅乾
19 February, 2016 陳凌軒
In Articles, 陳凌軒, Featured, Blog

弟弟終於到了可以跟家組搶吃的年紀。

那天,我把餅乾倒在小盤子裡,讓兩姐弟分吃。兩姐弟都是嘴饞的人,立刻就圍著小盤子,右手一塊塞進嘴巴還未嘴嚼,左手已經去碰盤中另一塊。不知道的,還以為我們家沒有給飽飯他們吃。
三扒兩撥,小盤子就只剩下最後一塊餅乾。
家姐人較大手較長反應較快,及時把最後一塊餅乾先拿到手。
關於世界是要爭取才會擁有這一個道理,弟弟當然不及姐姐有經驗,眼睜睜看著最後一塊餅乾被奪去,簡直無法接受,瘋狂大叫,撲向家姐。
我當然知道姐弟搶吃正正是手足最珍貴之處,但是當媽媽的,原來看見這樣的強弱懸殊,免不了就生起鋤強扶弱的心態。我竟然真的問出了:「家姐,你要不要讓給弟弟?」
家姐當然搖頭說不,合情合理。要是我,也不讓。我沒有再去說服她,我完全接受她的決定。
於是,我去抱走那初嚐世情而失望吶喊的弟弟,準備跟他玩別的,好分散注。誰想到此時,家姐把手上最後一塊餅乾就遞給弟弟了。
我驚訝得不得了。原來,只有你不逼她,給她自主權,她才會有機會做出窩心的事情。

把孩子教好,然後給出空間。

想想,要是我插手要她大讓細,她可以怨我、可以恨弟弟、可以討厭自已為什麼生成是老大。但因為我自已也是老大,從小就不忿大一定要讓細這個概念實在老土不公平。
沒有迫她純粹是將心比己。
卻沒有想到,我所退的一步,反而會激發她自發做了她由衷想做的。
因為感覺到媽媽的愛不會因為弟弟而偏差、不會因為怕麻煩而阻斷,她無障無礙地接收到我給她的愛和尊重。因為內心有了足夠豐饒的愛,所以,她可以把愛也分給弟弟。
因為被愛,所以有能力去愛。

當父母的,最安慰莫過於看見兒女間相親相愛。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愛無法迫,不能教。端看緣份之外,又能憑藉什麼呢?對每一個孩子都全心地愛,同時給出空間,會不會增加這個機會?

 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