樹屋一日遊

樹屋一日遊
18 February, 2016 陳凌軒

DSCN5686

年初六,帶彎彎跟Ohmykids到林村樹屋田莊玩。

第一個活動就是爬上田莊的主題樹屋。
曾納悶,在我心目中有點膽小不太敢挑戰自已的彎彎做得來嗎?
有想過,要不要陪在她旁邊?
但那一刻排隊的都是小孩,我不好意思打岔。而且,我不在旁邊,她其實會做得更好更獨立。
跟她解釋過玩法,她看完之後也覺得自已應付得來。她自已上去了。

她前頭的好多個孩子都哭了。她也會嗎?
我在樹下乾著急。
輪到她了,只見她爬上去的身影飛快瀟灑又自如,小菜一碟似的。我有點訝異。
而這,只是第一關。更多孩子是在滑下來那一段害怕得裹足不前。
我在樹下抬頭看她。
果然,她比向上的路神色緊張。但,還是一步一步的跟著工作人員指示,向前抱著鐵通,緩緩滑下。因為緊張,抱得用力,向下滑得很慢。
不知怎的,一絲感動無由地湧上來──這女孩長大了。她已經不是那個凡事怕得無法動彈,要我不斷鼓勵說「勇敢啲」的小女孩了。她會試著踏出並擴展自已的 comfort zone。她的內心累積了安全感和一些些信心。當失敗不再那麼容易打敗她的時候,她可以進一步的挑戰自已,並且作出更多嘗試。
滑下來的她,在我面前,忽然,巨大了很多。

然後,我們去划竹筏。起初,我盡想著是跟她一起划的,她也滿心期待。但是當我們排隊時發現甚少大人上船,她遂也改口了:「免得你太重把竹筏弄沉,我還是自已來吧。」真的,她也就自已一個人上筏了。而我,只能巴巴在岸邊給她拍照。
我知道,往後的日子,我會一次又一次看見,她以為需要我,但在最後關頭發現,自已就可以搞定上路了。而我,記得在旁邊給她拍拍手就好,千萬不要撘沉她的船。
午飯後,我們去學用鋤頭翻土和拔雜草。
我也是第一次拿著鋤頭學翻土。鋤頭還蠻重的,大部份孩子鋤過兩下子,拍過幾張照片,也就跑到旁邊玩,或是去拔草。老實說,我自已鋤過兩下,過了點癮,也實在罷休了。但彎彎一直鋤一直鋤,我怕她累壞了,叫她過去拔草,她只請我把水拿來給她喝一口,把短衣拿來給她換一下,補充一句:「我想做完一件事,才做另外一件。」那種認真的堅定,實不容冒犯。
我乖乖的等在旁邊。一來知道愈叫她,她只會愈想要鋤;二來尊重她單純地認真的本質;三來歸還累與不累實在應該由她自已負責的權力。
我禁止自已再發聲,耐著性子,靜候在一旁。

IMG_20160213_143925

然後,我們去玩印第安遊戲。
其中一個部份是吹箭。把放在竹筒中的箭吹出去。箭靶上有10分、25分、75分。中間的大紅心穿了洞。工作人員說笑,如果吹到大紅心邊100分,吹過洞口300分。
娃兒們排隊吹,都不好吹,箭靶也未必到。
彎彎起初覺得太難,未敢上前,我先上前試試。(因為我也覺得蠻難嘛),結果,總算碰到箭靶。
輪到彎彎,我著她向前一步。結果,她一吹就穿過洞口,大伙兒大叫「哇!」300 分。
但願六月小一派位,她也有這個好運氣。

時間還有一些些,我們又去排隊玩一次樹屋。
這次,她輕鬆得很了。還揮手讓我拍照。

旁邊的泰山飛索看來驚險,從山上飛下來呢。最初彎彎說怎麼也不會玩的。但是兩次樹屋下來,膽壯了,也心癢癢說願意試試看。可惜截止時間已到,不讓我們上去。不無遺憾。

這些年,帶著孩子去農莊農場,蠻喜歡這個樹屋喔。
環顧四周,那兒的風景實在優美。遠眺層層山巒,濃淡有序;近看有量少類多,長得清新鮮豔的蔬果。
設施實而不華,卻在細微處見到心思。兩顆小樹圍成的小拱門,横放大樹木成孩子玩的平衡木。青蛙處處,更被我們看見大蛙背小蛙的可愛。
那天,剛巧氣候怡人,清風習習,太陽和煦,適逢花開處處的季節,正是山青花欲燃,鳥鳴山澗中,自是又加幾分。
地靈也。

池塘旁邊沒有貼心的欄杆,不過份保護的設計,更可愛可親。
廁所竟然不臭不髒,教潔癖的彎彎喜出望外。
可能我很幸運,碰到的幾個指導員都誠懇而熱情。能感到他們愛這個地方,以在這個地方工作為榮,與他們攀談實乃一樂事。他們有的還用心看小孩。像有一位工作人員,看了彎彎兩個活動,會說:「她很放膽去啊。」另一個會說:「很少小孩像她那麼用心。」
人傑也。

雖然安排上略有混亂,但無損我們母女俩玩得的開心。

IMG_20160213_144918

 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