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個好字

寫個好字
23 March, 2016 陳凌軒
In Articles, 陳凌軒, Blog

幼稚園老師打電話給我。

老師說當大家在訴說升高班的感受時,彎彎沒有說話,只是不停的捏手指頭,問她她又不說。老師事後私底下問她,多番引導後,她說擔心自已到高班都不會寫字:「因為媽媽要照顧弟弟,都沒有時間教我寫字。」

這個孩子,從來迂迴得很。感受千轉百迴。老師表達過多次,彎彎什麼都好,就是情緒這一環要注意一下。害我這個終日處理情緒的治療師尷尬了一下。但很快,我自我安慰,因為彎彎實在比同齡成熟,想法老早就很不直接。
像媽媽因為照顧弟弟而沒有時間教她這件事,她不是直接的生氣,也不是純然的擔心。她還有著對環境的無奈和對我的同理,加上對弟弟的喜愛,這份複雜,髙於她的分析力和語文能力。

我沒有覺得她多愁善感是一個問題,因為我小時候就是同一個樣子,所以很能夠全然的接受她。事實上,是更加的心疼她。

我沒有忘記要注意給她更多時間,當然也有更多教她寫字的時間。

那天,她想寫個「好」字。
要砌「女」子,對她來說本來就有點難。那個彎曲的狐度,她怎麼寫都太大,以至小格子上根本再放不下個「子」字。
她很氣餒,擦了再寫、寫了再擦。她開始動氣了,我開始心急了。
我開始提供方法:
「我幫你劃虛線好嗎?」
「不如用大格子來寫?」
「這個字太難了,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」
「心情不好時,更難把字寫好,不如明天再寫?」
她全部都聽不進去。
一邊哭、一邊擦、又一邊寫。
我只能在一邊乾著急。
最後最後,她真的寫到一個她自已滿意的「好」字。
我有點驚訝。

很多很多個小時之後,心情都平伏過了,我問她,如果下次再有類似的情況,就是她很生氣自已做不好某些事情的時候,我應該怎麼做才最好?(因為這樣的事情其實常常發生,我也很肯定往後的日子也會繼續發生)結果她說:「你不要管我,不要一直在旁邊囉嗦我,就是最好的了。」
原來是這樣啊!
當她立心要把事情搞好時,是容不得別人在旁邊吱吱喳喳的;她立了心要做,就誰也阻不了她的。
就好像當她要練習把頭潛入水中時,只叫我們放一缸水給她,把廁所關上,她就要自已練。
這個孩子,就是這份蠻勁。
我想起,自已小時候,在同學家裡補習,默書讀不好,我也是一樣的生悶氣,不肯吃茶點,自已拿著書,遮著臉,埋頭苦幹。
我跟她說:「原來是這樣,我現在知道了。」

往後的日子,當她再要寫較難的字時,我有點驚訝,她比較願意放過自已。例如有些字,主動讓我畫一些些虛線。情緒也沒有那麼容易激動。

這個,我歸功於,那一次,我有讓她盡情的哭,也沒有阻止她繼續寫,她有完整的體驗,而且最後也有成功寫好。
當然,我事後有跟她好好聊,讓她聽到自已想要怎麼樣的聲音也是重要的。
最重要是,我對她全然的接納。

這個孩子,注定是情緒泛濫的了。但我無意去改變它。因為,這將會是她的特色。這一路上,只希望能陪她盡量過得沒有那麼辛苦。

兩歲多的時候,她就「死亡」這個題目,有過一段很不容易的日子。動輒情緒失控。我所能給予的,也就是穩定地接納。現在,她對「死亡」有更多的坦言接受。我有心理準備,「不完美」將會是另一場漫長的陪伴。

 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