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香與孩子

桃香與孩子
4 November, 2016 陳凌軒
In Articles, 陳凌軒, Blog

2016-01-18-08-17-19

路過水果攤,水蜜桃香氣撲鼻,駐足細看更是紅粉菲菲,女兒看得垂涎欲滴。她求我買給她吃,我也覺得難以拒絶。
誰想到,一回家就被十分著重食品安全的外子責罵:「聞起來愈香,看起來愈美的水果,愈有可能有基因改造。」我心裡也暗罵自已的不小心,誤墮迷魂陣。於是,女兒上了學,趕緊把這些疑似毒品吞下去,不想讓她沾上。
我沒有丟棄,因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害,抱著捨不得花了的錢的心情,吃下不確定是什麼的水果。

自古以來,當媽媽最原始基本的工作就是顧好孩子的吃。餵第一口母乳開始當媽媽的感覺席捲全身;他吃第一口副食品,你嘖嘖稱奇;他把你做的飯菜吃光光,你完滿了作為一個女人的價值;他吃得白白胖胖,你滿足而自豪。
到了今天,當媽媽的不用擔心農作物失收釀成孩子沒有飽飯吃,卻又完全沒有減少當媽媽的焦慮。

瘋牛症禽流感是極端例子,姑且不理。打了激素的雞,有輻射的海產,沾滿有害農葯的蔬果,用糖水防腐劑創作出來的零嘴,沒有薯仔的薯條,沒有奶的奶昔,還有一大堆我根本搞不懂的化學品與環境污染,比目皆是。
要買有機食品嘛,卻發現這個世界還有無數假的有機食品。
每次買吃的,都在一大堆很多很美很方便的食物中感到深深的無助,好像明知道這是巫婆用法術變出來的糖果屋,還是得掰下來給孩子吃,因為已經不知道還可以在哪裡找真正的食物。
今天說安全的食物,明天似乎又有懷疑。
每餵孩子一口食物,都納悶自已是否在餵毒藥,是否在害孩子,巫婆是否就在樹後偷笑。當今世代企圖想當個好媽媽,連最低的一個防線也不容易守好。

每次見到自己種自己吃的朋友,我就是無法自拔地呈現心心眼;那些什麼都煮得出來,對什麼是好食物彷彿胸有成竹的媽媽,我也是妒忌至死。
如果再來一次,我非常願意用我讀書時拿過的A去換務農知識,省得我現在終日好似Gretel and Hansel一樣,在森林裡迷茫。

有天,帶孩子回母校中大玩,離開時她說長大後也要在這裡讀書。我竟然無法欣喜鼓勵她,心思飛往二十年後。世道紛亂。廿年後的事,誰說得準?
先不說她喜歡的學科不知中大是否有授,她又能否考進;更重要的是社會政治崩壞,學校末落,也都還罷了;氣候呢?生態呢?糧食呢?廿年後,讀大學還是不是一件事,真說不準。我無法抑止地想,那時候,會不會懂務農比學問更重要?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