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馬騮俠〉藝高人膽大

〈馬騮俠〉藝高人膽大
30 December, 2016 陳凌軒
In Articles, 陳凌軒, Blog
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, outdoor

帶著孩子,總會入劇院看兒童劇。看多了,你會想,兒童劇大概就是這樣,有特定模式,無論故事和演員如何,只要某些元素齊備,孩子也總能開心享受。
然後,我去看了一路青空今年聖誕節在沙田大會堂的兒童劇──〈馬騮俠〉。驚喜萬分。

一班演員演的馬騮,絶沒有因為對象是孩子而隨便冒混過去。姿勢動作表情聲音──都是放心思努力過的。好像有這樣的約定俗成,一流演員比較看輕兒童劇,覺得偏向浮誇欠深度,許是如此,在兒童劇不容易難找到出色的演出。但演馬騮俠的這群演員本身就很有功架,加上導演要求高,發揮空間大。看猴王出來的不怒自威,卻又不至於嚇怕孩力,拿捏之準,絶對是功力。三隻猴子:doctor,吱吱和悟空裹在類似的服裝中扮演馬騮,卻能找到既合群又獨特的演繹。單是看演員,已是目不暇給。

兒童劇,既要吸引孩子的注意,又要滿足家長的要求,最穩陣當然是改編現有的繪本故事,家長孩子只要追蹤原有故事,對其他就不會太挑剔了。要不然,寫一個孩子遇到困難,然後衝破困難的故事,不難過關。寫一個好故事,不容易。〈馬騮俠〉偏向虎山行。以沙田馬騮山為背景,寫一個以世界大同為框架的故事。究竟馬騮山只是馬騮的地方,還是可以包容其他動物?你是數目最多就可以橫行?抑或因為你最得寵最狡猾所以可以目中無其他動物?一種動物遭逢不幸,自保就可以獨善其身?抑或是連鎖反應,你滅亡,我也必將受傷。稍加聯想,唏噓感歎。
沒有大壞蛋,沒有超級英雄,沒公主,卻含時事資訊、有著明爭暗鬧,有點複雜的本地原創故事──創作人真是充份相信孩子的能力,相信這一代的孩子已不如我們那一代的一舊飯,明辨是非明察秋毫。當紅透半邊天的Frozen,講的是隱藏自已以減少對別人的傷害這樣的一個故事,而孩子全盤受落。兒童劇確確實實有不能因循的必要。新世代的孩子跟過去廿年甚至十年,不能同日而喻。
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

我六歲女兒在中場休息時說最喜歡野豬的角色。那是最正路的投射。野豬是終極大好人的代表,重朋友,仗義,善良,不記仇。即使沒有華麗服飾,孩子也知道這個角色最為討喜。有趣的是,到得完場,我家女兒說最喜歡猴王的角色。因為牠知錯能改。猴王起初只想保住猴子,不惜趕絶其他動物,後來卻明白動物界應攜手合作,牠行動起來撥亂反正。孩子心思的慎密與清明不能低估。
好了,知錯能改的其實還有夢露這位想要奪得寶座的猴大媽。但這個角色不容易收服孩子的心。因為她的知錯是哭求原諒,然後嘴巴說知錯。因為欠缺行動,所以不容易入心。孩子也常常被迫著說知錯,他們知道有時候不是真的。
夢露胸前掛著猴BB,這個象徵可以被更好的使用。

〈馬騮俠〉沒有小演員分散家長注意,台上台上互動也縮減至最小,卻仍然可以吸引住大人小孩。如此單純的演一套兒童話劇,藝高人膽大。

可是,我要說一句可能令創作團隊氣餒的話。你去問孩子,他們可能對於這樣一個精緻的演出,跟一個用公式寫出來的演出的喜歡度,可能是一樣的,抑或偏向後者也說不準。那就不值得好好製作兒童劇了嗎?當然不是。作為家長、作為戲劇治療師,作為偶然幫孩子排排戲的導師,作為玩票性質地演演戲的業餘演員,我給〈馬騮俠〉五星級的推介是因為相信口味講習慣,品味要培養。有心的兒童劇創作很多,編導演俱佳的高質素兒童劇卻需要被好好珍惜。欣賞戲劇,欣賞美,欣賞故事,要的是漫長的浸泡。道德教育與美感教育都不能只求當下的反應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