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者多勞VS量力而為

能者多勞VS量力而為
19 May, 2017 山地媽
In Articles, Blog, 山地媽

山地媽還是學生妹時,成績不算頂好,操行也很一般,不過因為作文有點天份,口齒尚算伶俐,故常被老師選拔,在校內為校報文集等寫稿、為活動擔任司儀;在校外參加各樣徵文、朗誦、演講比賽。現在回想,真是很感激老師的提攜教導,讓我學得更多,更令本來埋首書本的枯燥校園生活生色不少。

小時候是一舊飯,老師叫行西不敢行去東。放學了,同學回家看電視,我卻被「罰留堂」跟老師練習,因為要備戰朗誦節,留到天黑都不敢say no。放假時,同學去玩,我卻獃在家裡咬文嚼字爬格子,因為交稿日子近了。當時沒有覺得酸溜溜,反而覺得能者多勞,如果我不行老師也不會選我,所以被老師選中不是倒霉的苦差,而是對我能力的肯定。當年小學是半日制,中學課餘時間也沒有密麻麻的興趣班和補習班,所以還是有時間應付這些差事。

現在輪到女兒讀小學,不知算不算是得到阿媽真傳(咳咳),頗受老師器重,大半學年下來已好幾次被選拔參加不同的活動和比賽,有時要留校或週末出席,有時有額外東西帶回家做。自問個性很自我,女兒比我更甚,會嘀咕「為甚麼只有我要做這個」(老師派來的填色比賽都被她看作功課辦了,豈非苦差)、「為甚麼我要做班長擔擔抬抬」。我就以能者多勞的道理來相勸:「就是你畫畫叻,老師才選你參加填色比賽呀」、「就是你乖、做齊自己份內事,才選你做班長來幫老師忙呀」。

不過,全日制小學朝八晚四的課時,加上家課一大堆,有時還要溫默書,對剛升上小學的孩子來說已經太勞累。被老師選中的代價是留校後不夠時間做家課,就算完成了家課,溫默書和準時就寢只能二選其一。

一次,女兒留校到五點多才放學,玩的時候很好玩,但回家後累得連人帶校服趴在梳化上睡著。老公問:「今天沒有興趣班,為何晚歸?」我說:「老師欽點參加的。」老公埋怨:「家課未做,明天還要默書,累成這個樣子,慘過罰留堂。」對啊,罰留堂起碼會做家課。面對老師欽點的填色比賽,老公說得更絕:「老子讀書時,只聽過成績爛、操行差,才要功課加碼、回家罰抄,哪裡有乖孩子要功課加料的道理?」

雖說能者多勞,老師的選拔也是很好的學習和磨練機會,但時間不容許的話,則非不為也而不能也,這個「能」不是ability,而是circumstances。為了作息正常,還是要有取捨,行有餘力才做。孩子才六歲,吃好睡好運動好為先,不知多少醫學研究講過,小朋友吃不好、睡不足、動不夠是會變弱變笨的,為一時成績而犧牲睡眠來換溫習時間,分分鐘贏粒糖輸間廠。

所以啊,從前那句「能者多勞」有點out了,現在要「量力而為」才對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

jfb_p_buttontext
Shar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