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牛雜都要抖暑??】馬來亞春色襯住「廟街」歎特飲

【牛雜都要抖暑??】馬來亞春色襯住「廟街」歎特飲
26 June, 2015 大仁生活
究竟我有多久沒有過來廟街四季煲仔飯呢? 本來不清楚, 今日跟「廟街牛雜」華哥聊天後, 我發現原來已經2年無過來.
 
橙紅色大招牌, 蘆葦草堆成的簷篷, 樹影婆娑中有三盞大黃燈, 竹蓆圍著的特食專區自成角, 之前從未見過

 
(你哋設計個舖位好泰國feel) 阿華:「係呀!上年先整, 參考東南亞風情囉, 靚唔靚吖」(馬來亞春色綠野景緻艷雅靚個心即時起歌添)
 
(你哋本來係米對面開㗎?) 阿華一邊剪大腸, 一邊說:「係呀不過搬咗過嚟兩年喇喎因為對面要拆麻, 再之前擺街邊, 做咗幾十年喇,…
(我想買牛雜喎, 點賣㗎?) 阿華:「你又話食過? 牛雜抖暑呀! 每年9月到5月先有得賣㗎, 因為造牛雜好熱」( 牛雜都要抖暑??)
(你哋以前咁多人排隊, 我食過一次咋但係之前好似唔似你賣嘅?) 阿華:「係呀!對面嗰個係我小學同學呀!!(咁你個樣後生好多)
 
(咁你個拍檔呢?) 阿華:「造牛雜要炆十幾個鐘,
要幾個人做, 所以佢6-8月又一齊抖暑」(!一年只係做9個月, 好寫意喎)
 
(你諗架Oreo?) 阿華:「係呀!我上次去台灣見到好Hit, 米返嚟試吓啱啱新整㗎咋」
炸好的Oreo, 他們會配上忌廉及朱古力,
阿華:「外國無加配料, 我自己諗到可能層次感好啲, 豐富少少咁啦」
其實, 我對Oreo不大好感, 但炸來吃又很有趣, 因為脆醬內的Oreo竟然不再硬生生, 而變成軟綿綿真的幾鬼馬.
 
剛剛炸起的魚蛋, 大大粒十足棉花糖Size, 但慢慢不足30, 就看著它會慢慢縮少至還原.
 
 
其實, 今日我除了炸大腸, 其餘全部試食過. 下次不用點拼盤了. 因為可以只點花枝丸已經足夠.
 
 
天時暑熱, 愛酸甜的, (即係阿太和阿囝), 鮮薄荷檸檬特飲, 一老一嫩讚不絶口. (我其實愛飲微甜的冬瓜水…)
 
不過華哥都話:「夏天夠晒清, 夠晒爽一定飲佢, 有青檸黃檸, 又有薄荷, 一定好過冬瓜水啦
(我費事同佢哋爭, 事關一老一嫩極速KO了成杯囉)
「廟街牛雜」: 油麻地鴉打街18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