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小一的這場「遊戲」

考小一的這場「遊戲」
13 September, 2016 日月媽媽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日月媽媽

image

足足兩個月,我在埋首苦幹為兒子申請小一的事,作為一個在職媽媽,偶爾還要出差,既忙公也忙私,有點透不過氣來。自問不是一個很隨意的媽媽,但也絕不是虎媽。

當周遭消息都告訴你今年學額緊張,雙非學童更是歷屆之冠,在小一簡介會碰口碰面都是雙非家長問問題,不得不承認面對著的是一場嚴峻的小一考驗。當然,你可以處之泰然,等運到去攪珠派位;但當你認真計計或然率,既學童數字比以往高出一萬多人,基本學額供不應求的情況下,考直資私小與大抽獎的命中率也要比往年低,而我最怕的就是抽不好,要叩門。老實說,叩門成功率比考直資私小更低,而且那種焦慮和不安簡直是killing me。免得過,我真的不想受。所以,在最壞情況出現前,我希望可以讓孩子考得一些十拿九穩的好學校,以免大家受苦。話是如是說,但我絕不想在面試的過程中有壞經歷,只盼為日後小學生活來個率先體驗,為未來增值。

K2 學期初,我帶著昱去投考另一間幼稚園K2,但昱跟我來了一通對話:

日月媽媽:昱,我們明天去另一間學校參觀,那裡的老師想跟你聊聊天。

昱:媽媽呀,如果我表現好乖,那間學校是否會收我呢?

日月媽媽:(O嘴中)可能啦!不過我們還是先去看看,和老師見面,無論喜歡與否,先看看吧!

昱:但係我不想喎!我不想轉去這間學校啊!

日月媽媽:怎樣也好吧,我們見了再談吧!答應了別人怎樣也要出席,還要記得保持禮貌。

昱:嗯⋯

(面試完畢)

昱:媽媽,請你不要再為我找K2,我覺得現在的學校很適合我,下次請你找些P1的吧!(然後如數家珍地把學校的環境老師等等羅列一番,訴說學校於他合適的理由⋯)

日月媽媽:哦!好啦。下次找P1的⋯

對於從來沒有向他說過有關考P1事的我,實在驚訝他的「懂事」。他好像比我更曉得玩這個「遊戲」。

事隔一年,真的要開始考P1了。在這場硬杖開始前,我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-要以絕對的「平常心」來積極面對這場龐大的音樂椅遊戲,每能過一關都是Bonus,即使最後沒有直資私小offers 最壞也只是大抽獎,一定有書讀。當然,心理準備好,不代表Hea住應戰,我們也有積極備戰。在我參加各心儀學校的講座的同時,我也跟孩子心理準備了一番:

日月媽媽:昱呀,媽媽今日要去一間小學聽校長老師介紹,看看是否適合你,媽媽會為你挑一些好的學校,然後帶你去參觀見見老師;如果老師都覺得合適,可能又會見多你一次。我們要去好多間學校,看看那間學校最合適,我知道你一定會做得好,即使他們到最後沒有揀選你,可能只係覺得唔合適,唔係代表你唔好喎,知道嗎?你一定會有小學讀的。我們能夠做的,就是每一次都做到最好,就夠了!

昱:嗯!

聽懂了多少?!不緊要吧,最重要是打了這個底,之後什麼結果也將會是過得他自己。

7月,「遊戲」開始了⋯

帶著他去了第一、二場面試,看著車如輪轉的學生人流,心裡粗疏地計算著一天老師們要見多少人,有多少學生,一早上見數百嗎數千嗎⋯我不期然眉頭一皺,將心比己,如果我是老師,大概也不能保證不會看漏眼或看錯,語氣和笑容是每個平等,一樣有耐性,實在看看也覺累,我就知道被看中被選中是要多麼的巧合,再提醒自己平常心的重要。

來到第四場,是一間十分令人心儀的一條龍男校,每每聽罷這校校長的講活,也讓眼淺的我流淚流得一塌糊塗,不好意思。面試當天生日的日月爸爸也有同行支持昱,看他十分投入地聽校長分享的故事,我心暗喜,心中打趣想:這就是一份最幸福的生日禮物「教你如何多愛他」!

面試完結,回家途上,昱表示很喜歡這校,想在這裡讀書⋯

日月爸爸笑說:我也想讀

日月媽媽著昱跟他爸說:如果自己能入讀才考慮問校長可否給爸爸入讀吧

昱擰擰頭。

日月媽媽:為何不可?

昱:(一臉正氣)可能不是讀這間呢。

看著這個五歲孩子稚氣未脫但像看破世情的樣子,我泛起很多思緒,忽然記起自己小時候到小學面試的一幕⋯

【我的45678憶: 80年代的小一面試】

第一次走進家附近那所小學,很多人,有老師叫咪的聲音,拿著一張大概是藍色的通知書,與媽媽在雨天操場等候,不消一會就到我,拿著通知書,與數個小孩跟著老師捨級而上,到課室「考試」。

當我爬樓梯時,我心中正在準備應試的心情,

陌生的老師邊上樓梯邊玩弄我耳珠上那小耳環,說:你對耳環好得意喎!不過,上到小學返學就不能帶耳環了⋯

我突然很害怕,好像做了壞事般,很慚愧⋯

幸好,考試的心情沒有被影響到,還覺得考試題目很容易。結果我是入讀了這間學校,對於是考入還是派位入,而當年的入學程序是如何,我和家人都已遺忘了;但這個面試的過程和心情卻是瀝瀝在目。

可想而知,面試這回事,對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是一件大事,他們絕對知道發生什麼事,也知道自己的表現是好是壞。

對著眼前我這一向思想較成熟的孩子,他絕對知道自己經歷的是一場什麼「遊戲」,我相信他有盡力面對每一場的面試。每次面試後,我沒有著意問他答什麼,有什麼題目。經過數次面試後,我簡單問他覺得自己的表現在十分滿分中可得多少分,昱答道:每一次都滿分。對於這個答案,我很滿意。這個心中的滿分,代表著他每一次的盡力,但願他的心中因此而終生富有。

「遊戲」尚未結束,大家仍須努力。我不斷提醒自己「毋忘初衷」,不要過份緊張,每進一級的面試都是一份花紅,得不到的莫強求。但願過程是一種愉快的學習,無悔的經歷。

與各位努力考小一的爸媽們共勉!

 

關於【我的45678憶】
作為兩個孩子的媽,這數年間看了不少育兒資訊,給我最深印象的概念是「走在孩子後面」、「孩子6歲前與媽媽朝夕相對的需要」。
這陣子,常憶起童年的一些點滴,一些對成長影響至深的童年記憶,發現那些都是45678歲的片段,都有我媽的份兒,再數算一下,發現那些年都是我媽全職在家照顧我的日子,往後的幾年媽媽上班去了,難忘的記憶顯然是所剩無幾。那些回憶中,往往是我和我媽的對話,更多的其實是媽媽自身的往事和經歷。
曾有朋友問:「你有沒有期望自己要做個怎樣的媽媽?」我答:「我很希望可以在他們6歲前能有一段時間全然陪伴他們成長。」作為一個working mom, 總是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掙扎,心願恐難成事。
倒不如把我記憶中的童年連同媽媽的故事一併記下,即使我未能達成心願於孩子們6歲前做個全職媽媽,也能在文字上先行彌補上這個可能的遺憾,寫好我想與孩子們的閒話家常,說說童年舊夢,就像當年我和我媽相對聊天一樣。
這是我給孩子們的家產,盼有天能結集成書,我的45678憶(億),細數家珍!

日月媽媽 Mama Day&Night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