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考試包尾到名校大學生 分數不能衡量能力

從考試包尾到名校大學生 分數不能衡量能力
28 January, 2017 Esther Chu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Esther Chu

小時候,白膠漿並未流行,剪剪貼貼都是用膠枝裝牙膏狀漿糊,漿糊並不透明,有點像鼻涕,如果雙手污糟,沾了的漿糊乾了,便會變黑。

我的手工笨拙,學校的美術功課通常都沾滿鼻涕狀污跡,分數當然也充滿污點,甚至試過不合格,自信心被打沉,令我認定沒有這方面的天份,縱然如此,我仍然喜歡剪貼。

想當年,每逢放學後,跟着照顧我的嫲嫲吃午餐。她很喜歡打麻將,是飯後消遣,為了可以專心攻打四方城,嫲嫲會到樓下書局,買幾本拍子簿給我,她打牌,我在四方城外畫畫剪紙。

雖然我自覺沒有美術天份,但麻將枱旁的日子,是我最好的美勞時光。

沒有老師打分數,怎樣畫、怎樣貼、甚麼漿糊污跡也無所謂。我愛自編自畫故事、又自製公仔紙、有時,又拿着舊款帆船牌木顏色任意塗,快樂不知時日過,畫畫貼貼,瞬間便消磨了四圈時間。

從那時候到中學,我一直喜歡美術課,但成績仍然是一般,曾經有一絲希望能夠報考美術科會考,卻不夠分數被老師推薦,更加肯定不是美術科的料子。

直到中六的暑假,遇到一位外國老闆,才對自己另眼相看。

當時我做暑期工,在他的遊艇用品公司門市任售貨員,由於門市地點在深灣,人流稀少,我見鋪面有一大片櫥窗,卻沒有任何設計可言,在沒有客人光顧的時間,反正我也是閑着,便加點佈置,把貨品好好顯示。怎料外國老闆相當喜歡,還加人工,要我暑期後繼續定期幫公司設計櫥窗。

多得這位老闆欣賞,讓我拾回點點自信。

我認識一位媽媽朋友,兒子有讀寫障礙,在港讀書時年年考第尾,所以非常討厭返學,功課當然追不上,老師亦放棄他,令他充滿自卑,媽媽痛心又苦惱。後來,決定把他送到外國讀書,讓他重新開始。

外國老師並不着重分數,對他非常關心,時刻正面鼓勵,兒子表現立即由谷底反彈,並且愛上學習,原來在真正以人為本的環境下學習,就算有學習障礙,當遇到明白求學不是求分數的老師,就像解開魔咒一樣,學習便會成為樂趣。

現在朋友兒子已經考入著名的大學,證明分數不一定能衡量人的能力。

至於我,漿糊還是溝不好。不過,白膠漿、熱溶膠槍我卻學懂了,我雖沒有分數考上設計學校,卻可以發揮在我喜愛的佈置上。其實學習的目的,也是在生活上學以致用吧了!當人開始成熟,明白分數不能決定我是誰,人生亦不應被分數規範。喜歡做的事情,就算分數不高,也會自然繼續做。

因為,分數不能代表我!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