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不可發怒

早上不可發怒
16 October, 2017 Mayi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ayi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Maki Kamia https://flic.kr/p/qeeuw7

兒子的家人(下稱外子)說不上十二分體貼,不是那種會有驚喜、送小禮物、帶我吃燭光晚餐的男人,然而有一點我極欣賞他:他包容和忍耐力極高。

我嫁他剛搬到日本的時候,不太會做菜,做得不好吃他都吃光光;當我出醜或失禮,他會向我解釋,教我如何做才正確;教我怎樣跟日本人社交,甚至怕我寂寞,為我找資料送我上學等等。還要聽我申訴在日本的種種不習慣或者我看不過眼的事情,他照單全收我所有負能量而沒有發脾氣。

我很感謝他對我如此包容,試想想身邊人是一個外國人,忽然搬進你家分了一半空間和身家,再一天到黑會主動或被動地麻煩你。當你還有耐性而且有禮貌地教她適應,不是愛是什麼呢?然而人總有底線吧?做情侶時沒有問清楚,入門後我才想起這問題。有一天新婚後,他開車帶我去見老爺奶奶,我就問:「其實做你們家的媳婦、做你妻子,有什麼是必須的?」他很專注認真地望著前路駕駛,我以為他沒聽見。過了一兩分鐘,他用中文說:「只有一個條件,對我父母必須要和顏悅色。」
和顏悅色。

聽罷我腦海裡竟然浮出了子夏問孝一段,孔子回答:「色難。」鄭玄注解這個「色難」作「言和顏說色為難也。」這可是很高階的「孝」啊!我驚訝外子的中文根底這麼好,連這個詞彙都會。

當我還在思考他口中的「和顏悅色」是不是我理解的「和顏悅色」的時候,他解釋說:「我希望建立一個很開朗的家庭。明るい的。我父母很辛苦養育我,我希望你也尊重他們、愛他們。我知道你脾氣不好、面色不好。對我沒關係,我知道這是你的真性情。但面對我父母,請你要掛上笑容。如果你在他們面前目無表情的話,他們會很擔心我倆。」

這個條件我牢記至今,多年來在老爺奶奶面前我都很在意自己的面色表情、語氣態度,務求要做到和顏悅色。早上見面要大聲說早安,晚上老爺奶奶回家則大聲說歡迎回家、斟茶遞水。偶有不合心意的時候,我的修行還未高到明明不開心還要笑得很燦爛,我會安靜、深呼吸、照吩咐做,待兒子的家人回家我倆獨對時就可盡情發洩。

幸好我老爺奶奶和外子一樣都是情緒智商很高的人,他們對我這個懶媳婦十分包容,婚後至今從沒有呼喝過我,當然也沒有爭執。

自問在老爺奶奶面前,我是一個和顏悅色的媳婦,可是我卻忘外子還有其他很重要的家人-對啊,就是兒子。

兒子升上小學二年級最後一個學期之後,弟弟出生了,我認為那是一個時機要他開始自行管理自己的書包、時間表之類。當然我不是完全放手不管,晚上我做好所有家務之後,我還是會檢查他的書包有沒有執漏課本,也會看看他的手冊檢查他做好功課沒有。

他每天有一份功課叫「音読」,即是要在家裡自行朗讀課文,讀好後要父母簽名作實。兒子小一時是很認真拿起書本讀,我在旁邊聽,然後我簽名;到小二,開始「進化」到坐在牆角,對牆、對書本細細聲的讀,讀好後要我簽名。小三更加變本加厲到在我照顧弟妹、入房餵奶、在廚房做飯時朗讀,而我完全聽不到他的聲音。後來我知道為什麼了,他是極細聲兼且以唸咒語的速度去讀,我又怎可能聽到呢?這真的是完成了「音読」功課嗎?我叫他在我面前正經讀一次,他就很不耐煩地說:「我已經讀了,你簽名就可以了!」我根本聽不到你讀,怎可能簽?他堅持,我也堅持,結果就是空白了簽名格。

周而復始,每天早上我放便當在他書包時總是念念不忘那個還是空白的簽名格。在兒子吃早餐的時候我要求他快點在爸爸面前讀,然後由爸爸簽名。兒子沉默不語,一口一口的吃早餐,我見他沉默就用更的重語氣指令他。長期睡眠不足,我的語氣、面色當然不好看,「和顏悅色」還在被鋪裡,所以早上對兒子的囉嗦傳在外子的耳裡,根本是怒吼。

昨天我又向外子投訴兒子還未做「音読」功課,一直嘮叨到送他們入升降機。過了三十分鐘,外子傳來一個短訊:「今天巴士站,就只有兒子一個穿校服……」什麼?哎呀!我忘了今天是便服日!我回覆:「很對不起,我完全忘記了。兒子怎樣?有哭嗎?」外子說:「沒有。可是他也怪責自己怎可能忘了。」我不停道歉,說對不起,媽媽忘記了。

外子最後說一句:「朝は怒らずに、冷静にしないとね〜」(中譯:所以早上不可發怒,要冷靜呢~)對啊,我真的太生氣而忘記了其他更重要的事。我由起床開始,只記得兒子不願聽我指示做功課,帶著怒氣預備早餐和便當。我只記得用面色和語言對兒子發洩不滿,卻忘了更重要的事。回想,其實外子不是第一次提醒我,他有意無意在早上說過:「早上便被罵到垂頭喪氣之後一整天都沒有生氣了,所以早上起床要平平和和的,才能開開心心上學。」

和顏悅色。

外子「娘家」玄關門口,當眼處掛了一幅裱起了的字畫,就只有一個字-「和」。這或許是老爺奶奶對外子的家教,他真的從來不會在早上發怒。就算他有不滿的地方,他會顧慮我面子和感受,夜闌人靜時告訴我,又或許像今次用短訊告訴我,而不是在家人面前厲聲指點我。

做一個日本人妻、人母,或許真的要像路上送迎的牽牛花一樣,修煉到內心平和、早上便展露出和煦的笑靨,才算真正的和顏悅色呢。

(後話:昨日接放學時我抱住極之內疚的心情,打算向兒子道歉而且請他吃雪糕。誰知他下車,跳蹦蹦的走過來,我看見他穿的是便服。我驚訝問:「那裡來的便服?!」他笑笑口說:「我昨晚怕早上會忘記,所以把一套便服放在書包裡。哈哈哈!」我追問:「那你早上不跟爸爸說你有便服?」他有點尷尬的說:「因為那時我真的忘了……」)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