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好衣物延續壽命

為好衣物延續壽命
27 October, 2017 周游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周游

『昨天我買了三對新襪仔給賓仔,你猜我付了幾錢?』幼稚園同事艾蘭問我,她有兩個兒子,大仔兩歲,細佬在媽媽漲鼓鼓的肚子內,隨時面世。對於小朋友的襪子和內衣褲我最知價,作為三女之母,這兩樣衣物我都需要替他們定時添置,於是我充滿信心地快答:『七十九克朗!』艾蘭點頭兼送突眼表情,我說:『然後好快就不合穿,又要買新的!』艾蘭不停點頭兼突眼。

以布料用量和小朋友穿著時間長度來看,小朋友的衣物售價實在最不合比例。我們家幸運,大女兒十四年前在出生,我首度當媽媽,什麼也不曉。當時定期往政府屬下的幼兒護理地區診所檢查,照超聲波時護士沒有刻意搜尋孩子的性別。除非父母主動要求想知道,否則一般的做法待臨盆一刻方知骨肉是龍是鳳。我們沒有特別問,覺得孩子性別不要緊,最緊要健康正常。如是者,我自己既然不喜歡粉紅公主悄悄款,便挑了幾件粉藍和米白色調的嬰兒裝作準備。

丈夫兩位朋友知道我們將添丁,送來幾大袋童裝,統統是他們家孩子長大了不合穿的,少量還很新淨,其餘是半新,嬰兒棉質衣物都勤洗用過,更加軟棉棉。這些舊衣原來是朋友的其他朋友轉增的,一旦不合穿,就再洗淨送出去認識的準父母,於是乎,一袋衫可能已經給幾個孩子穿過了。

循環再用在瑞典人生活中正常過正常,購買二手衣物是不少家庭的習慣,有些為節儉,有些為地球和環境著想。我在十四年前初為人母時學會了去二手店買孩子衣服,一件普通棉質T在商店起碼賣八九十元,二手店三十元下有交易,碰上夏季的跳蝨市場,隨時十元一件。

兩個大女兒在十歲前也常常穿二手衣物,有我在二手店搜尋的,也有瑞典朋友給的。我在香港的姨姨體型嬌小,定期把不再穿的衣服和波鞋,冬天靴子寄來瑞典給我們,幫助我們節省不少。我問過她:『你的衣服那麼新淨好看,沒有朋友或他們的孩子合穿嗎?』姨姨告訴我:『香港地,無人有興趣著二手衫的。』

我們家三個女兒,就是這樣把人家的衣服壽命延續下去。細女不再合穿的,以前我有送給朋友的女兒,大家都各自收到其他人轉贈的孩子衣物,穿不完。現在我會拿去給行乞婦女,來自東歐的她們遠道來瑞典,天天坐在超市和商店門外。某些放了家人的照片,都是幾個年紀尚小的孩子。每一回我都帶著女兒,讓她們把衣物送到這些有需要的母親手上,讓她們明白生活順境不是必然的。

我也有替女兒添新衣,兩個大女踏入青春期,是搜索自我的階段,對衣服鞋子有各自的喜好。我們會趁減價期間去買有需要的,通常是長高了或者腳大了才添,如果衣櫃已經有的就不會買。她們也有一些零用錢夠多,自己定期去逛商店買新衫的同學。長氣的我常這樣說:『我們要好好選擇,儲下來的錢留作假期一起去旅行,開眼界儲回憶,或者買一些自己好恨的東西,那不是更好嗎?』姊妹倆自小跟媽媽四處短遊,體驗過旅遊真樂趣,也會說:『去旅行看未見過的東西好刺激!』

作者簡介: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,三女之母,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。著有《幸福在最北》、《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》以及最新作品《近乎生活在天堂》。

/ 刊登於2017-10-17 隨明報附送的親子周刊《happy pamam教得樂》內《半個瑞典人》專欄,每隔兩周刊出一次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