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他本色

還他本色
19 March, 2018 Mayi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ayi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Susan FM https://flic.kr/p/9BCjEj

我常常覺得語言就像顏色,小朋友就像白紙。母語,某程度上真的是宿命,命運安排你生於一個廣東話家庭,你的母語就是廣東話;她生於一個日本家庭,她的母語就是日語。有些顏色大眾一點,例如紅、黃、藍;有些則小眾一點,例如鴨屎綠、螢光粉紅……

今天偶然在書店,遇到一個三四歲的男孩。看男孩的衣著、髮型,家境應該不錯。此時哥哥、妹妹和小男孩都在書店的兒童部看科普玩具、繪本。他拿起一個動物外形的兒童相機,然後說:「媽咪呢個呢press the button,so that 我可以 take a photo.」我很驚訝,我以為自己遇見Janice Man。我不說話,職業病發作,繼續觀察。這時他母親說:「仔仔你好put it down. Put it back to the…」(她或許忘記了書架的英文,她沒有說下去。)之後男孩還說了幾句話,可是全部都跟之前聽見的那句一樣,忽中忽英。

而這男孩忽中忽英的表達,絕對不是炫耀自己識英文,而是一個警號-他不能以單一一種語言,順利表達自己。也即代表他現在的語言發展是「兩頭唔到岸」,不論廣東話還是英文,都達不到母語水平。這種表達方式是誰培養出來呢?呼之欲出,正是和他表達一樣忽中忽英的母親。

此時心裡很糾結。好像眼前有一張白紙正被糟蹋一樣。難道我去拍拍那母親的膊頭然後說:「太太你還是先教好他廣東話吧?再送他到英語教室、外籍老師處學英文也可。」但她應該會鄙視我,覺得我眼光狹隘,只懂廣東話;覺得我多管閒事、別要干預他人的育兒方針吧。

正如我之前所說,語言就像顏色。假設廣東話是泥啡色,我一出生手上就有一支泥啡色的顏色筆。親朋戚友、隔離鄰舍、兒歌卡通,每一樣都豐富了我運用這顏色筆的技巧:如何拿捏力度,如何畫出光暗,如何描畫輪廓…… 長大了一點,學校送我多一支紫色顏色筆;再長大一點,我喜歡流行文化或工作需要,又要多兩三支顏色筆。

如果一個人開始時只有一支顏色筆,卻能專心學好所有應用技巧,是絕對能幫助他將來使用其他顏色筆的。現在的情況卻是,他手頭上有的是泥啡色,但同樣是泥啡色的父母不喜歡這顏色,於是就急不及待把自己都不熟練的紫色筆也送給他,教他、要他用紫色;但很多情況不懂如何勾勒,又拿回泥啡色。長期泥啡色混紫色,白紙上結果畫滿一種難以命名也不討好的顏色吧。

整個午餐我就一直思考這比喻。哥哥妹妹飯後拉住我說要吃雪糕,我說好。在雪糕店前又遇見那對母子。明明我在排隊,那母親卻插到我前面,回頭問男孩:「What taste do you want?」男孩興奮的說:「Storebely!」

我忍俊不禁,掩面,怕被她看見,細聲讀出兩個單字:「Flavor、Strawberry」

原載於Mayi Facebook專頁:www.facebook.com/mayi.hk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