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任的力量

信任的力量
19 May, 2018 Mayi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ayi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perry Aberdeen Typhoon Shelter https://flic.kr/p/8qrbMh

之前有朋友說起一段往事:小時候她的家人給她五百塊到樓下買牛腩,經過公園只是玩了兩轉滑梯,那五百塊被公園吃了!於是她跑回家,心裡一定怕得要死吧?但家人沒有責罵,還再給她五百塊,再買。這一次她沒有不見,買了牛腩,沒有找錯錢,順利回家。她說,她感受到信任的力量。

說起信任,我也想起童年一件刻骨銘心的往事。當時應該小學四年級,因為學校勞作功課而要買材料。媽媽要留在家煮飯、照顧嬰兒妹妹,她給我錢-印象深刻,是兩張青蟹(十元紙幣)-叫我到樓下買。那時東港城都還是空地,厚德邨還在興建中,附近就只有一間辦館有賣畫紙文具,於是我就跑到那裡買。一個人外出買東西,很緊張,很怕不見錢,於是把兩張青蟹緊緊的捏在手心裡。到了辦館,拿了我需要的材料後,便到老闆娘駐守的櫃檯付款。

要知道那裡的東西其實沒有標示價錢,所以我把我買的東西放在櫃檯上,同時把手心的青蟹交給老闆娘,她自然會計數然後找贖給我。我想。老闆娘點算後說:「九蚊!」我還以為要十一、二蚊。然後她找了一蚊雞給我。我還在期待。好像欠了甚麼。我一直站在櫃檯前。

老闆娘終於不耐煩的問我:「還不走?我找錢了。」我說:「老闆娘,我剛剛給你二十蚊的。」老闆娘很兇的罵我:「你有病!你買九蚊,你給我十蚊,我找了一蚊。」我開始慌了,但我堅持:「老闆娘,我媽媽給我二十蚊,我剛剛把全部都給你了。」老闆娘這時更兇,她說我是賊仔,要呃錢、偷錢。但我真的給她二十蚊!那時我已經淚如雨下了,但我還是默不作聲,站在那裡。她向其他在辦館買東西的孩子說我是「死賊仔」、「乞兒仔」。

不行了,太委屈了。我不是賊仔。我不是乞兒仔。

「哇!」的一聲,我奪門而出,一路嚎哭一路跑回家。終於到了家門,媽媽開門看見我這樣子,很擔心的問我發生什麼事。我就把剛才在辦館的事邊啜泣邊喘氣的告訴她。這時媽媽放下手頭上所有工作,衣服都不換就拿起孭帶、抱起妹妹,說:「你現在跟我到辦館。」我實在不想再到辦館見到那老闆娘,可是媽媽叫我一定要同行,我就照辦。
到了辦館,老闆娘見到我已經面露不悅,不過礙於我身邊有一個大人,她沒有說話。媽媽很心平氣和的,跟她說:「老闆娘,剛才我的確給她二十元來買東西的。」老闆娘還是重複,明明我只是買九元的東西,怎會給她二十元,她很堅持我只給她十元。「仲要揸到梅菜咁!」媽媽說:「對!就是梅菜一樣。你現在看看你收銀櫃,看看那張梅菜一樣的十蚊紙!」

老闆娘還很肯定她是正確的,她很快就拿了我十分鐘前給她的錢出來:「嗱!十蚊呀!」媽媽叫她看清楚,捽一下。像變魔術一樣,那裡真的是兩張青蟹。此時老闆娘嘴裡默默唸,她知道自己錯了但還是歸咎於我:「買九蚊,俾二十蚊,低能!」然後打算把那十蚊紙扔給媽媽。

媽媽用手撥了一下,示意老闆娘停下。她用前所未有嚴正的態度、十分沉穩的聲線,更像是聲明,說:「我不是要拿回那十蚊。那十蚊紙你留下,我肯定你今晚埋數時多了十蚊。我來,是要告訴你,我女兒絕對不會呃錢、不會偷錢、不是賊、不是乞兒!」說罷,媽媽便頭也不回,拖我走。回程時媽媽淡淡的叮囑我說:「以後不要再幫襯這間辦館。」

這似乎是我生平第一次抵制一間商店。幸好之後在辦館斜對面有一家文具店開張了,我要買畫紙、顏色筆的話,就到文具店買。後來老闆、老闆娘退休了,他們的兒子和新抱繼承了辦館;再後來因為附近有大商場、便利店,他們生意不如當年獨市般順境,只好將鋪位切開了一半,另一半分租給別人賣報紙;再後來,辦館的開關時間都不固定,或許兒子和新抱都半退休了。

我時常怪責媽媽不夠時間陪我、照顧我。她不記得我的學校假期;學校有通告,她會忘記簽名;她總是累得躺在梳化上五分鐘便能睡著…… 然而不論媽媽如何冒失如何疲累,她最在乎、絲毫不會退讓的:那就是對我們的家教,還有隨之而來的信任。那份無條件的信任一直陪著我,也教我可毫無保留地向媽媽說我所有真實想法。

如今我做媽媽了,我還是跟我媽媽的樣式去做。我很希望能做一個當孩子受委屈時,還可信任他們、做他們避風港的媽媽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