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快樂 所以我快樂

你快樂 所以我快樂
17 August, 2018 Make a wish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ake A Wish

當我懷第二胎時,老公常說︰「我無法想像自己愛小哲如阿哲一樣多。」當時要安慰再當爸的老公,我自己沒有多想。

如今,阿哲五歲,小哲16個月大,原來不能分愛去愛著兩位孩子,是自己。

但願我能分身

兄弟倆性格南轅北轍,兩個很有脾氣、個性,阿哲做事有點笨手笨腳,但內裡的情感很心思細守密;小哲還小,不過見他懂走路後老愛跟著哥哥玩,想搶他的玩具過來,他應該愛冒險。

平時放工回家,小哲進入一至兩歲親密的共生期,愛埋身吃奶,常要我抱,不想與我分離。阿哲見狀,也來撒嬌、撒野。我明白小哲與我的依附是非常重要,同時想和哥哥有著五年間所建立的intimacy。但是,我不能分身,望著他們吵吵鬧鬧,覺得很心煩,有幾次我還忍不住大聲罵阿哲,連照顧者婆婆(家母)也擔心地說︰「你太咁惡啦」。

我的原生家庭

「你太咁惡啦」讓一個人領悟了近期想起我的「原生家庭」,即是我父母的家庭。當我責備阿哲,同時閃過父母臉上對我小時候表現的神情,不知不覺些烙在心底中。

小時候我是愛哭鬼,很文靜,三歲後才開口說話。家父要輪班工作,家母是半職家庭主婦,要兼顧在家當車衣工,又要照顧我和很頑皮的弟弟,家母的「獅子型」*管教變得很歷歷在目。

四歲前的事情我記不起,只記得有次差點被衣車機所傷,嚇得家母怕怕,每次要車衣老是把我放到遠遠的,自此知道自己要乖乖才可親近她。當弟弟大了,很頑皮又愛頂嘴,經常惹家母生氣,故常常被藤條燜豬肉。久而久之,小時候因見慣弟弟被指責、被打罵,我不知不覺複製家母的方法來待自己的孩子,連我那種否定的口吻和語氣,都與家母否定自己的時候像極了。

愛之深 責之切

現在,當阿哲曳曳,小則打手仔,大則被處罰。我亦試過提醒、嘮叨、勸說、訓話,到怒吼、數落,甚至威脅、利誘……不少教養書都說過這些沒有用的。可怕的是,當阿哲生氣,也會像我一樣大聲地教訓小哲。

阿哲的行為不好,我能夠放手不管教嗎﹖——這樣講是很容易,但實際做起來,就會發現我常常被大小哲搞得更火爆。有時花了太多時間處理阿哲的負面行為,輪到小哲下意識地學會了。

真是無言,我該怎樣辦﹖

我的愧疚感管理

去哀嘆怎麼小孩怎麼教都教不會,自己不知道怎麼處理,我到底怎樣了﹖

婚後這些年,未有BB時,很想趕緊生一個;懷孕後,期望著卸貨;等生下來後,就怕寶寶不夠飽、不夠暖、不夠健康。產假後重返職場,對同事與小孩感到愧疚(猶如繪本《媽媽上班的時候會想我嗎﹖》的心聲),又開始擔心上學、交朋友,之後急著再為他添個伴。

趕了又趕,這也是我從上一代承擔了出於愛的期望。

對家人感到愧疚還有很多︰不能分擔家務、不能擠更多人奶、不會做好料理、孩子不夠肥肥白白。偶爾只想著自己享受一下,都感到愧疚,打消念頭。

這些想法,經過這些年,越發強烈,我不知不覺被愧疚這種母親病所綑綁著。試問自己情緒的不穩定,與大小哲的關係豈會好呢﹖

 

他們快不快樂,決定於我自己要成為怎樣的媽咪,像王菲的一曲「你快樂 所以我快樂」。

你眉頭開了 所以我笑了
你眼睛紅了 我的天灰了
呵天曉得 既然說 你快樂 於是我快樂
玫瑰都開了 我還想怎麼呢
求之不得 求不得 天造地設一樣的難得
喜怒和哀樂 有我來重蹈你覆轍
……

我相信,每位母親都會找到自己的方式愛著孩子。

 

*資料來源︰許皓宜所著《與父母和解,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》

 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