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記一件小事

追記一件小事
20 September, 2018 Mayi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ayi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Yuki Ishikawa https://flic.kr/p/dyoute

哥哥和妹妹要檢查牙齒。我接了兄妹放學後,便步行到牙科診所。我們約了五點,四點半已到,於是安坐等待。

牙科診所的座位呈直角,短的一邊可坐兩人,長的一邊可坐五人。但因為是直角,在座位轉彎位置基本上只可坐一人,否則兩人的腳便會碰到。我們到達時已有一對母女和另一客人坐在長的那邊座位,她們之間有一座位,但我們一包二包的攝入又好像很勉強。於是我和妹妹就坐在短的那邊,哥哥則在外面逛一下、看櫥窗、打發時間。

妹妹在雜誌圖書角拿了一本童書來,叫我讀,我說好。正當我要讀的時候,那個坐在長座位的小女孩也走過來。她大約四、五歲,束孖辮、單眼皮。我問她是否要聽故事,她不回答我,只是坐下。我望一望她母親,和我年紀相若,衣著入時。可是她就一直打手機玩Candy crush,沒有望我或女兒一眼。此時我有點同情女孩,就說:「好吧,一起讀吧。」

妹妹是一個很喜歡照顧小弟弟、小妹妹的人,她見妹妹比較小,就讓她坐在中間。我一直讀,就像平日讀繪本一樣,一邊讀也一邊問一些問題,小女孩依舊不說話,但她間中會用手指指出答案,所以我知道她有專心聽故事的。過程中我有瞄一瞄她母親,依然很專心地玩手機遊戲。

哥哥在外面逛了很久,他回到牙醫診所。此時其中一個客人已入治療室,長的座位就只有那玩手機的母親,而母親則坐在曲尺的邊緣,我和妹妹、小女孩(即是她女兒)則坐在短的一邊。那時剛剛好讀完故事,我叫妹妹把書放回去,哥哥就拿了一本中文版的National Geographic來,他說:「媽媽!讀給我聽!」

我原以為那小女孩在我讀完童書以後就會回到母親身邊,可是她沒有。她見哥哥拿一本雜誌來,也想聽我讀。我說:「這不是兒童故事啊?你要聽?」她還摟我的大腿,示意不走。哥哥望一望,除了那九十度角的位置,在我附近已沒有空位。哥哥望一望那小女孩,她眼神很堅定的,就是不讓。哥哥問妹妹:「妹妹,你剛剛聽了,現在到哥哥聽,你坐長的那邊吧。」妹妹也不肯。

哥哥露出一個苦笑,說:「那我坐那兒聽故事?」其實只要母親讓一讓,我就可以讀書兼滿足三個小朋友了。正當我想開口叫母親讓一讓的時候,她終於舉頭望一望女兒,她明明見到我和自己兩個孩子和她的女兒很擠迫的,而我們的對話也不是什麼悄悄話,她應該聽見啊?可是她竟然無動於衷,繼續低頭玩手機。回神後哥哥已經抱膝坐在角落了!他笑說:「媽你現在可以讀了。」

我真的有點氣了!這母親到底怎麼了?她當我是托兒所的姑娘嗎?自己女兒為什麼自己可以不聞不問不管不娛樂不看顧不理睬?我自己也有兩個孩子要顧啊!你見到一個男孩為了讓你的女兒而坐得這樣「卑躬屈膝」,你是成年人、會看狀況的話,都會行一下方便吧?又不是要你讓座,只是屁股向右移幾寸就夠了,而你懶惰得竟然連動都不願?我望一望小女孩,她還在摟我的大腿,我正在想怎樣叫她回去她媽媽身邊的時候,診所姑娘就叫她的名字了。那個玩手機的母親就說:「起來、進去。」母親頭也不回、手也不牽,小女孩就跟著她後面進去。

她們進去之後,哥哥坐回我的身邊,笑笑說:「可以坐在媽媽身邊真好~」我說:「你平日也可坐在媽媽身邊啊?」哥哥說:「妹妹和弟弟都在你的左右一定被佔了,只是猜不到在診所都會被人霸了媽媽。」我開始可憐那小女孩,正常孩子都只會獨佔自己的媽媽,為什麼她要淪落到暫借他人的媽媽呢?很明顯就是她母親寧願玩手機都不理她吧。

我已是三子之母,我可以肯定的說,生兒育女是一件超級麻煩的事!不只是孕期、生產、通宵餵哺的肉體痛苦,還要犧牲所有私人時間,甚至連自我都要捨棄。試問那些童話故事,二十歲的我怎會拿上手讀?直情覺得幼稚。可是成為媽媽之後,幼稚卻是正經事,我會一個人分飾多角來朗讀童話故事。文學書、哲學書、記錄片,通通讓路。

孩子需要的絕對不只是衣食住行而已,還有玩耍、陪伴和時間。無血肉感受的手機,卻佔去了後者。值得嗎?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