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深的新年記憶

最深的新年記憶
7 February, 2019 Mayi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ayi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Hua Khanh Linh https://flic.kr/p/bg88kF

我最喜愛的節慶有兩個,一個新年,一個中秋。兩個都是團圓和家人一起過的新年。我從小到大都喜歡新年,是不是因為逗利是?當然不,我記得小時候逗利是大部份都「上繳中央」的。我喜愛新年,因為有新衣、有年盒的朱古力吃。

小時候我家境很一般,我的衣服多是姐姐的第二、第三手。但媽媽新年一定為我們添新衣甚至新鞋。我記得有一年,五六歲吧,冬天十一月,在土瓜灣還是裕民坊經過一個童裝攤,見到一條粉色碎花公主裙。一見鍾情。我跟媽媽說我想要。媽媽問了價錢之後,二百多,考慮良久。老闆娘似看穿我媽心思說:「買了,新年穿!」媽媽說:「小朋友長高長得很快呀!」問有沒有大一個碼。老闆娘說,沒有再大一個碼了,只有五歲碼。老闆娘很會心理戰,說:「最後一條喇……」我不停拉我媽媽手,結果媽媽真的買了。

三個月後,期待已久的農曆新年。媽媽永遠是對的,我長高了。很勉強塞入去,結果穿了一次,就放棄了,沒有再穿過。直到現在,我買衣服都不是fit身的,總會預大一個、半個碼。

另一個記憶就是金鷹朱古力。那一年到大叔公家裡拜年。我對大叔公的印象就是:很有錢,住的地方是高樓大廈,很光猛,有升降機和看更,很高級的樣子。大叔公家裡有年盒,裡面的糖果不是大白兔糖、瑞士糖,而是比較貴的金鷹朱古力!

我見到朱古力,雙眼發光,吃了很多很多很多。回程時我們一家五口坐的士,我實在太少坐私家車,於是、於是……還未消化掉的一堆金鷹朱古力,一下子噴出來了。對,我暈車浪嘔了,還要是新正頭、在的士上。的士司機的面色比包公更黑,我父母不停不停道歉,我媽也有動手清理。我記得下車的時候,除了車資,爸爸還加多一張牛(我忘了是金牛還是啡牛了)。司機要清理,少了兩三個小時做生意吧…… 自此,我都不敢在新年吃太多朱古力了。現在帶孩子坐的士,也一定預備膠袋。

嫁人後,因為夫家不會慶祝農曆新年,我都不會準備什麼,最多準備花和糖果吧~(年盒都沒有一個,陰功)我見到朋友會蒸蘿蔔糕、煮齋、佈置家居,感到她們都很「超人」。利是我會準備啦,不過兒子的家人不封利是的,所以我都是單封(-_-)。當然,很親的親人、朋友,還是雙封的。今年還學會一個快速入利是方法,先摺銀紙,然後入封,最後才封口,這樣快很多。呵呵,新年又多一個回憶。

今天大年初一,順祝大家珠圓玉潤、珠玉滿堂、諸事吉祥。恭喜恭喜~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