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ミッフィーとフェルメールさん】by 菊地敦己&国井美果

【ミッフィーとフェルメールさん】by 菊地敦己&国井美果
7 March, 2019 讀繪本給小孩時一不小心愛上了

感謝友人從日本帶給我們荷蘭藝術家Vermeer展覽特別聯乘miffy之繪本一本。

其實媽媽不算是miffy的粉絲,簡單來說,從小到大喜歡的卡通角色,miffy從來不是其中之一。不過在工作環境身邊的同事多數是miffy粉絲,外地旅遊完畢經常帶來miffy手信,自己又到過荷蘭dick bruna博物館,對這隻交叉咀小兔愈生好感。最重要是miffy的產品無論用色或設計,向來有一定水準(當然與鴻X堂合作的暖壼或香港雜誌的on pad禮物是例外),於是小孩出生時,我便製造一個「我們家很喜歡miffy」的形象,至少杜絕了送來hello kitty或迪士尼公主的機會,至今我覺得策略非常成功。

話說回來。這次日本舉辦的Johannes Vermeer展覽,是當地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個,藝術家共34幅謹存的作品之中,有9幅在東京上野之森美術館展出,這位擅長透過畫作展示光影奧妙的藝術家,最著名的作品包括《The Milkmaid》、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等,即使不熟悉藝術,看到作品肯定也有印象。如果錯過了在東京的展覽,也可以到大阪市立美術館欣賞,展期至5月12日。

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在這個年代很容易變成悶棍。在我20代的日子,常常有機會到歐洲公幹,身為一個老文青,每次總會珍惜機會去看美術館,人生路不熟的日子起初對於古典藝術趨之若䳱,但久而久之沒對於沒藝術根基的觀眾會有一式一樣的感覺(都怪自己太膚淺),漸漸就投進當代藝術的懷抱。日本人如何把四百年前的藝術家以生動的方式介紹給小朋友?答案就是找來小朋友喜歡的卡通人物來個crossover。

選中miffy除了因為它是日本人向來最崇拜的角色,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Vermeer與miffy都是來自荷蘭,佢哋都係同鄉!這本名為《ミッフィーとフェルメールさん》的繪本,意思是「miffy與Vermeer」,巧妙地利用miffy遊美術館的插圖,與Vermeer的作品交替出現,以淺白的角度一幅一幅地解構Vermeer的名作。讀給三歲半的孩子時,可能需要在作品講解上輕描淡寫一些,但對於「miffy跟爸爸媽媽去美術館」這回事,則可以詳細地煽風點火,為下次一起去看美術館打定底。

日本向來是個重視藝術、美學的國家,透過這繪本我們更可見他們對於藝術教育的心思,活在香港,也許只能心生羨慕。

p.s. 展覽還推出了特別版miffy公仔,是miffy扮演milkmaid角色,非常可愛(看comment)。而圖中的miffy公仔則是媽媽朋友/親人分別從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帶回來的特別版,我們真是非常幸福。

p.s.2 此書在日本amazon有售,有興趣可以訂購,留意只有日文版本。

推薦閱讀年齡:5歲起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