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】by Eric Carle

【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】by Eric Carle
3 April, 2019 讀繪本給小孩時一不小心愛上了

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(好餓的毛毛蟲)一書,在童書界無人不曉,適逢它今年出版五十周年,也就湊熱鬧講一下吧。

忘記了是甚麼緣機讓我認識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,大概都是在書店看到它放在當眼位置,或在網上書店看到它是童書暢銷榜的頭幾位吧。最初買書時不太講究,先是很無所謂的買了中文版,但後來因為作者另一部作品《Brown Bear, Brown Bear, What do you see?》,見識了英文原著的文字創作有翻譯無法傳遞的韻律,就決定再買一本英文版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回來。

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有幾巴閉?先講一些數字:此書已翻譯成超過65種語言,銷量更早已超過4,600萬(source: wikipedia),毫無疑問是世界上最暢銷的童書之一。這書是Eric Carle的早期創作,在此之前的作品他大多只是擔任繪者,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推出不久便獲獎無數,改寫了作者的一生,以後的作品已是後話。

很多偉大的作品,創作過程都充滿巧合,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也不例外。最初Eric Carle想創作一個關於書蟲(bookworm)的故事《A Week with Willi the Worm》,並想好要在書本設計上加入書蟲吃掉的洞洞。他將故事交給出版社的編輯,編輯認為書蟲概念不夠吸引,建議bookworm改為caterpillar,Eric Carle靈機一觸想起蝴蝶,有了頭又有了尾,這個膾炙人口的故事就此誕生。題外話,因為作者很堅持要製作每頁大小不一及有洞洞的書本,最初在美國難以找到成本合理的印刷商,所以此書的初版是在日本印製的,不知是否這個原因,現在在日本要找毛毛蟲的周邊商品也特別容易。

故事大家都讀過了——一條毛蟲破卵而出,肚子餓了逐天吃下食物,一日比一日吃得多吃得雜,不幸肚痛了,七日之後要吃葉子清腸胃,舒服晒,最後結蛹破蛹變成好漂亮的毛毛蟲。故事看似簡單,但愈簡單的故事就愈引人深思,有人認為它有基督教重生的意義,也有人認為是對資本主義的支持,但作者說過,所謂的隱藏意義都不是他的初衷,他猜想此書深受歡迎的原因,是因為它為人們帶來希望。小孩的世界非常簡單,簡單得就像毛毛蟲一樣,無論過程遭遇甚麼,總有一天我會變成自己都不能想像的漂亮蝴蝶。

如文初所說,其實小孩讀這書,故事還不是重點,而是跟她讀幾次「……but he was still very hungry」,就已掌握到這個簡單節奏,可以跟媽媽一齊唸出來。Eric Carle的作品,韻律往往是最吸引幼童的地方。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的畫風也確立了作者的風格,沒想到一條毛毛蟲也可以如此可愛,有次跟小孩在郊外看到毛毛蟲,她當下直覺是害怕,但當媽媽說這就是《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》的毛毛蟲啦,她就放下戒心用心細看,童書的意義本來就很多元化,只在乎父母的演繹而已。

p.s. 本地插畫師小克也寫過類似感受,可參看:https://www.ohmykids.org/2018/04/%E9%9D%9E%E5%B8%B8%E9%A5%91%E9%A4%93%E7%9A%84%E6%AF%9B%E6%AF%9B%E8%9F%B2/

#推薦閱讀年齡:1歲以上

#TheVeryHungryCaterpillar #EricCarle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