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有媽媽在旁的童年回憶

總有媽媽在旁的童年回憶
12 May, 2019 日月媽媽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日月媽媽

87E00CEA-B05A-404E-A763-06C6B39E58B6

寫blog之初,是緣於想把那些陪伴我成長的深刻童年片段記下,好讓子女日後能回看。趁著母親節,把這一年多記下來的舊片段鑲起,私人珍藏上架,或許也會勾起我一輩人某些共有回憶?

愛上學到一個點

從有認知以來,我便嚷著要返學,早一年已買好校服書包,每天打開櫃門看看摸摸書包才心安。直到可以穿上,那更是不得了,有病沒病也不理,況且小朋友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不太好掌握。

三年的幼稚園學習,缺席的日子大概不過2天,好像是為了跟爸爸的公司活動而缺席,我事前都不知情的。每次完成活動,我都嚷著要回學校取功課。上了小學,六年裡只為考中學請了一天假,卻從沒請過病假,皆因發燒也要勉強上學去。

幼稚園高班那年,是唯一一次要老師打電話給媽媽來接我。那天,大概是在農曆年前,老師教剪紙,愛做手工的我興奮不已。老師教了技巧,我和同學們都在嘗試自己剪。不知怎的,剪兩次,兩次都不成功,剪成了4張有花紋的紙,老師覺得很奇怪,說了一句:「你平日一學便會,怎麼今天會這樣呢?」當下心裡一沉:是我太蠢了嗎?別人都剪好了,只有我不會!

過不一會,媽媽就來接我走了。看著媽媽和老師交談了一會,老師說:「你發燒呀!回家休息吧!」媽媽就拖實我回家去。回到家,這個倔強的小朋友又拿起較剪和紙張一路在剪呀剪,剪不成心不息。

反正,後來是學會了,還一直深深牢記著剪不成的原因。

糖果與慾望

每天拖著媽媽緊張興奮的走進校門,放學也拖實媽媽,走去糖果店。明明家就在左轉100步的路程,卻拉扯著媽媽右拐下斜坡鑽進街市那頭的零食士多店去。那時附近有數間大的辦館(即現在的零食店),賣很多薯片汽水糖果,但我還是偏偏喜歡幫襯那間小小的糖果店。每次,我都沒有明確的目標,總是從店舖頂端掛著不同顏色的「美味咪」,看到店舖中間的朱古力眼鏡、波板糖,珍寶珠,再掃到伸手可及的可樂糖,軟糖和果汁糖。印象中,我每次只選細細粒的糖果,過過口癮便算。或許,對我來說,過癮的是能拉著媽媽跟著我走的擁有權,喜歡的是看著那目不暇給多不勝數的糖果。

幼稚園的三年,從拉扯媽媽的路段成為回家的必經之路,每天一糖果成為了一種慣例。
不知是吃多膩了,還是擁有的慾望滿足了,往後日子中糖果於我幾乎是絕緣的。

自私與懊悔

小四那年,中文老師為作文家課起了這道題「寫一件令我懊悔的事」。這題一出,我已想得出神,內容和故事大綱立即在腦袋裏擬好了。

事件發生在小二那年的一個夏天,人多擠迫的一個星期六下午,我和媽媽走到旺角女人街,逛到累了媽媽說肚餓,我說想吃雲吞麵,媽媽便在那小街上穿來插去找雲吞麵店,怎料找不著,媽媽說他很餓問我吃魚蛋麵好嗎?我說我很想吃雲吞麵着媽媽繼續找。結果,我們真的找到了,點了雲吞麵,媽媽面容扭曲捲成一團,着我打電話到爸爸公司叫他來接媽媽。後來的事已經記不得清楚了。那一通電話後,只記得後來在醫院看見媽媽,那是農曆新年前的數天,我看着媽媽很愧疚,知道媽媽因為我的任性,她餓過了頭胃出血復發了。我不記得那天我有沒有跟媽媽說對不起,但我深深記得那刻我真的知錯了。自從那天起,我學會了不再自私、學會妥協、更細心待人。

那篇作文是唯一一次讓我邊寫邊流淚的,因為我是真心的懊悔。想起來,我真的要多謝這位老師。若不是他起了這道作文題,這件事可能會成為終身的鬱結,是他讓我明白懊悔的真正意義,得到別人的原諒同時也原諒了自己,就在錯誤中成長了。

鎖匙聲和腳步聲

七、八十年代的香港公屋特色是:有長長的走廊,寬敞的電梯大堂,俗稱「大箮地」。

小時候,我的耳朵很靈,家住走廊尾,每每爸爸在走廊頭,我便聽出他的腳步聲和鎖匙聲,撲到門口看著他從走廊頭走進來。

有一次,爸爸的腳步聲比平日來早了很多,剛好那天晚上,我陪著媽媽在走廊頭的鄰居家中攻打四方城,我在那個不平常的時份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,向鐵閘望去,見到爸爸的鞋,但拿著一大袋東西,心中諳諳生疑。回家時,我問爸爸為什麼這麼早回來,他滿有怨氣地說出那壞人老闆辭退了他。對於他工作的狀況,爸爸一向有跟我說,所以我也略懂一二,明白陣勢,只有替他不值。那段失業的時間,爸爸接我放學,煮下午茶,其實頗悏意的,還吃得我肥肥白白。

那時不太明白到生活的壓力,直至出來工作遇上裁員潮,才明白箇中的滋味和壓力。那時候,爸爸作為一家之主,心情之爛難以想像,父母間也不免因此多了點爭拗。

衣著的品味

我上小學的下午班,早上跟媽媽去吃早餐,時而中式時而西式,然後到街市買餸,逛超市,再回家吃飯都是我們的日常。

當時的屋村商場,都是小店在百花齊放,有服裝店、電器店、士多、琴行等,媽媽每次經過一間「賣阿婆衫」的店鋪總多瞄兩眼,如遇上她入內看,我就拉著她走叫她不要看阿婆衫。媽常笑著說自己老也差不多,我就跟她說就算做了阿婆也不要穿阿婆衫,一直都穿當時那些顏色鮮明的衣服就可以了。媽媽就會笑笑口地走出店鋪。

其實我媽對穿衣的顏色款式都頗有要求的,還挺大膽的,因為她從小就經常幫我配衣服,讓我很早就有了自己喜歡的衣服配搭,我還記得我的配搭是一件淺藍色的短袖T恤加上一條白底粉紅波點的半截裙。我穿上了這套衣服就會很得意地在鏡子前轉來轉去,感覺是把自己釋放了一樣。直到結婚前,我的晚宴服給自己挑選了同樣的粉藍粉紅配搭,才知道原來這個顏色配對早就成為了我終生的美好記憶。

穿衣如是,煮菜如是,品味和自我形象早就在孩提時植根了,還會影響一生。

這些片段十分平淡,但那就是組成我的方塊。
每逢佳節倍思親,感謝!感恩!

日月媽媽 Mama Day&Night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