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「香港人」之名

因「香港人」之名
6 June, 2019 Ms Yu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Ms Yu

全港有三百多間學校聯署要求政府撤回《逃犯條例》修訂,連政府最高官員的母校都公開要求前輩三思。然後有人衝出來劃清界線,聲稱聯署並不代表學校,又有人說聯署舉動是騎劫校園。

「學校」是誰?如果學校是校長,請問是指在任還是前任的?如果學校是學生,就讀不同年級同學的聲音份量都一樣嗎?離校多年的舊生還是學校一份子嗎?抑或需要募捐更換全校冷氣時便是一份子,扛著學校之名去爭取權益的時候便是棄將?

現實是我們每個人的身份,或多或少都是就讀的每所學校賦予的,舊生校友當然是能夠代表學校的持份者。辦教育從來都應該本著一種 Pay it forward 的理念,相信沒有人會覺得用十幾年去栽培一個人,目的只為了一批新冷氣或建一幢新的大樓,希望學生能回饋社會的願望才是終極目標。在大是大非之時,同學能夠以學校之名而團結起來,應該是學校的驕傲。

我們用來自不同學校學生的身份闖入社會,獲取專業資格、換來新的身份,成為各行各業的專家。當中有律師、有老師、有記者、有司機、有廚師、有銀行家等等。我們都應該為自己的專業身份自豪,因為用時間認真拼搏過,我們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;有些操守、有些價值,並不是行外人閒話一兩句便能沖散。

過去這星期,正正有太多這種不倫不類的行外人對不同專業指指點點。保安局局長會說法律界人士對修例不了解,那是匪夷所思的。那就像你質疑一位師奶對煲湯的認識,他們都不懂,還有誰懂?又有些未曾踏入教室,堂堂正正望進孩子眼睛教一課的高官議員們,教老師應該教什麼、說什麼、不說什麼。我去鄙視也覺得浪費力氣,他們自以為德高望重,但其實已淪為身份模糊的人,因為他們的專業是盲從附和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最可憐。

今個星期天,我們會以不同身份上街,有男有女、有大人有小孩、有你有我……我們一向互不相識、各司其職,但卻因「香港」之名走在同一條馬路上。撇除來自學校、家庭、工作與朋友給予我們的身份,無論我們往哪裡去,「香港人」都會是個揮之不去的標記,是我們一生中最深刻的身份認同。所以不要再說誰在騎劫誰的身份,因為我們就是香港人。

一生何其短,忠於自己的身份比一切都來得重要。恐懼和勇氣是可以並存的,當我們能夠跟自己心思意念相似的陌生人聯繫、做覺得是對的事,雖然恐懼未必會完全消除,但起碼我們可以一起變得勇敢。

文:Ms Yu,八十後教師,相信一切源自教育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