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金之下的孩子

國金之下的孩子
4 October, 2019 Ms Yu
Avatar
In Articles, Blog, Empower Kids, Ms Yu

「九三零再罷課」集會,今天在遮打花園舉行。我在集會結束時間五時半前約一小時趕到,我靜靜走進人群中細聽孩子在台上說話。

正坐下之際,聽到一位還未轉聲的男孩在台上吶喊,原來他今年才十二歲。一想到這位頭上貼著退熱貼的男孩,還有其他年紀相若的孩子在過去三個月需要承受的一切,心裏特別不好受。

然後聽到中六的孩子站在台上滔滔不絕,我不斷點頭和應。他的歷史知識比我多,面對一班群眾竟然毫不怯場,情理兼備地演講,真是後生可畏。

有位自稱是 2003 年出生的傻大姐上台發言,一頭染淺了的頭髮最搶眼。嘻嘻哈哈咿吚哦哦幾分鐘都沒說到什麼重點。逗得我笑了,因為想起十六歲的自己,說話都是詞不達意、常常嬉皮笑臉、做事都漫無目的,整天令大人覺得不耐煩。這便是年輕的專利吧?

又有位孩子可能因為緊張,說到一半忘記自己說什麼,呃…呃…呃幾秒後搔搔頭尷尬地笑了。隨即台下有同學立即大叫幾聲「香港人!」全場當然純屬地大叫「加油!」回應。有了這幾秒緩沖時間,台上的孩子記起要說的話,又繼續發言。孩子之間這種自然的默契、這種自發的互愛實在很微妙,只有願意站在他們當中的人,才會感受到箇中的難能可貴。

年輕就是這麼多樣化,年輕就是這麼不完美。

香港孩子站在正反射著夕陽的國金之下,猶如瑰寶,顆顆都奪目耀眼、閃閃發亮。

散會前,群眾起立同唱《願榮光歸香港》,那時才發現到在我右邊前方站著一對母子。兒子應該是高中生了,個子比媽媽高很多。兒子說話時,媽媽望著兒子一直點頭,輪到媽媽說話,兒子也明顯有用心聽。到大合唱,他倆自然地牽著手,沒有一點尷尬 — Connect 就是這個意思。

其實不用大費周章搭建為保護成年人而設的舞台,根本連一張櫈、一張紙、一支筆也是多餘的。只要我們肯主動陪孩子走進那個讓他們找到歸屬感的世界,閉上嘴巴、望進他們眼睛細心聆聽,便能跟下一代一直連繫下去。

文:Ms Yu,八十後教師,相信一切源自教育。

Comments (0)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