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s Yu

  • Aug212019

    孩子的「為什麼」

    孩子都喜歡把所有事情問到底,會在老師說完故事或道理後回敬一句:「為甚麼?」知道他們記性特別好,老師回應時總得小心翼翼,用認知裏最準確的回答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Aug192019

    老師份內事:與學生同行

    教育工作者就算唔係最認識下一代嘅人,都起碼係父母以外,最接近下一代嘅人。我地知道年青人最需要嘅,並唔係老師教佢地應該點做,而係要知道我地願意並肩同行、靜靜相信,已經好足夠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Aug072019

    遇強越強的一課

    我地年少時,被各種不知名嘅情緒折騰完之後,都會煉得更成熟、更無懼,變成今日嘅自己。只要大家繼續齊上齊落累積落去,終會贏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Aug022019

    世上沒有一個注定沉默的崗位

    但願所有人都能在這時候跳出自己的舒適圈,因為我們當中,有人根本從未舒適過便白了頭,也有人還未懂何謂舒適圈,便已經被定了罪,既然有人願意用一生去換大家心中的理想,我們的一天一晚不算甚麼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Jul282019

    同瑞士人講起香港近況

    話說我正在瑞士日內瓦短期進修,尋日下晝無堂上,就去咗聯合國人權辦事處,以「一名香港人」嘅身份交咗封信,內容都係講返近日嘅事。然後將自己前兩日寫好的一首詩印刷派俾本地人,叫做有個藉口同本地人打開話題,等我可以講解香港近況。其實我本身唔太鍾意搭訕,法文亦唔見得流利,但而家有邊個香港人唔係頂硬上?

    Read more
  • Jul142019

    再致警察叔叔

    每個人都要先對自己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負責,才是對下一代負責。沒有這份承擔,不是罪名,但請不要跑去投考為市民服務的職位,然後扮威風,狐假虎威既可恥又可笑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Jul062019

    不能承受的沉重

    身處暴風中,特別容易迷失方向,有時在歷史裏可能會找到一些啟發。許多人對歷史嗤之以鼻,談法國大革命、柏林圍牆倒下等社會運動有點不合事宜的感覺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Jul012019

    一顆都不能少

    一個人可以提供的愛多麼微不足道,容易令人妄自菲薄。但如果我們都本著「一個都不能少」的信念,積少成多,那股力量絕對可以治癒不同的創傷。說愛很老土,但最有效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Jun242019

    教育者的初心

    我們今天的教育機制,到底旨在培養下一代成為一群能夠緊緊跟隨大隊步伐的螞蟻,還是無數個與別不同、存在著未知可能的個體?答案顯然易見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Jun122019

    誰與年輕人為敵?

    每見到年輕人上街用有別於我習慣的方法在街頭抗爭,我都會提醒自己絕不能輕率批判或輕視他們的行動,因為他們都可以是我過去、現在或未來的學生,他們亦可以是任何一位爸爸媽媽的心肝命定。

    Read more